北京公墓网
购墓网上咨询:    qq咨询  

悼文墓铭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悼文墓铭 >

重访沙勿略墓园

时间:2010-10-11 21:53 来源:江门日报 作者:admin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 既说重访,当然是以前曾访。那次访后,还写过一篇散记,眼下寻不到旧稿了。有友人看过,园内观览时也提及。算起来,有十多年了吧。

  国内知沙勿略者几稀,但他在西方宗教界,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。倘按历史研究,他之短暂上岛,也是最早试破我海禁门户的事件之一,理应有重要的史学价值。据导游介绍,海崖上这座兼具纪念意义的教堂,为海外教界翘望已久,即在文物的范围内,也很有可能是个世界性的遗产。香港特首曾荫权,即曾上岛拜谒。期间,据说曾发生过种种奇迹。至于其中的细节,兴会者可寻川岛导游马王子国华追问。

  其实更早,沙勿略死后埋葬于此崖,尸体不腐,已是奇迹。稍后,某神父乘船,在川岛近海遭遇风浪,与同乘者默祷沙氏庇佑,幸得脱险,至少乘者,会当为另一个奇迹;这个奇迹,其后也成了兴建教堂的契机。我初访时,未知沿栏边的石阶下行,海滩上有一口井。马王子引观,见井距海平面极近,潮涨时辄有海水覆顶,但井水总是甘冽如旧,不受咸水的侵染。这井据传为沙氏所掘,则也算个就近的奇迹。当然,在我看来,绿崖上凸立这样一座西式精巧的建筑,下临碧海,远观极为夺目,不说在我邑,就算在全国范围,也算得上是建筑艺术上的一个“奇迹”。我初作散记,就是受了这“奇迹”的刺激,甚至与瓦莱里一首咏海滨墓园的诗搭起了钩来,以隆重其事,可予说明。且说重访前,夜中又曾屡听莫扎特的曲子,有几次,是想象在沙园一侧的小屋庭前听,还拟造了上空的明月,时海水潋滟,有光而无声,那音符在空界中,向这虚实相织的寰宇散逸,人的内心,甚至霎时有了濒灭的颤栗和喜悦呢。此次重访,则此前数夜的种种想象,也算是个近于奇迹的预兆了。

  说些实的。对沙勿略此人有兴趣的读者,按我所知,目前可供的资料是极为有限的。当然是指译成中文的资料。我个人也仅据所藏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沙勿略条,得个大略。当年写散记,也曾用过,字数不多,全抄如下:

  方济各·沙勿略,生于公元1506年,卒于1552年,天主教传教士。出身于西班牙贵族。早年就读巴黎大学时,结识耶稣会创始者伊纳爵·罗耀拉。1537年升神父。1540年成为耶稣会首批会士之一,并受葡萄牙国王若奥三世派遣,以教皇保罗三世宗座钦使和国王代表名义,航海东渡。1542年抵印度果阿,后转往马六甲,曾在锡兰(今斯里兰卡)、新加坡、马鲁古群岛等地传教。1549年随葡萄牙使节乘中国商船至日本山口和丰后等地传教。在与日本僧人的接触中,了解到日本佛教各宗派都是从中国传入,因而认为中国文化势必发达,若能以基督教思想影响中国,必能进而影响日本,乃决定到中国传教。1551年12月抵广东上川。当时因明朝实行海禁,不能进入内地,遂改道去马六甲和果阿,等待机会。次年8月复抵上川岛,未及潜入内地,于同年12月病死岛上。遗有大量书信,后人将其编入《沙勿略事辑》。

  按说,传中提到的这本《事辑》,肯定是了解其行迹的重要的著作,相信也无中译本。否则,他两次上岛的具体情形,我们便能详细了解,比如,第一次上岛,淹留时间多少;第二次上岛亦然,并当地的风土人情,尤其是他个人的心迹等,均会有所披露。所有这些,以及沙园在国内的历史性地位,目下还略有遗憾,其解决,只好以俟将来了。

  造访墓园,当然首要的是园的内涵。按说沙园内涵颇好,于是访的时间便极重要。我以前作文也说过,访寺最好选在傍晚,或夜中,夜中最好兼有月色。最好独自一人。访沙园亦同访寺。当然这些都是随机和偶然的。访不是为了寻奇迹。以此时奇迹或现,人恐怕会吓破了胆。访也者,无非是人偶而为自己尘扰已久的人生,作个短暂的中断和冥想罢了。

  重访沙园时,正烈日当空,酷热为极,感不易得。回来想了多日,填以若干资料,补记如上。识者当以亲访为要。

  商河

购墓优惠折扣卡

推荐文章

更多